raybet雷竞技官网

用消费者的善良继续行恶饿了么被骂一点都不亏

9月8日,一篇揭露外卖骑手生存环境恶劣的文章《外卖骑手,困在系统里》,激起了社会公众对外卖骑手的广泛同情和关注。文章指出,在系统的压迫下,外卖骑手受到派送时间不合理、规划路线含逆行、商家出餐慢、超时高额罚款等问题的多重折磨,为了不被系统除名、不影响站点数据,骑手们不得不选择铤而走险,每天都在违反交规、与死神赛跑,外卖员成了高危职业。

对此,饿了么反应迅速,并在深夜发文回应,同时提议消费者“多给5分钟”。看似人文关怀至极的饿了么,却并未因此博得社会公众的赞许,反而招来更多的口诛笔伐。

本月18日,玻利维亚举行总统和议会选举。玻利维亚全国约648万选民前往投票站投票,达到注册选民人数的88%。

上海消保委认为,外卖骑手的关系,是与企业的关系,外卖骑手相关的这些规则也是企业来定,即平台定。消费者在平台下单,商业行为也是针对平台产生。

因此,利用消费者的善良继续作恶的饿了么,被骂也是活该!

根据2017年上半年上海市公安局交警总队数据显示,在上海,平均每2.5天就有1名外卖骑手伤亡。同年,深圳3个月内外卖骑手伤亡12人。2018年,成都交警 7个月间查处骑手违法近万次,事故196件,伤亡155人次,平均每天就有1个骑手因违法伤亡。

消保委当天的通气会上,被问及如何看待“多等5分钟”声明时,饿了么工作人员现场称,平台的即时配送,基于一些技术,但技术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。

《外卖骑手,困在系统里》一文在网络上掀起广泛舆论时,饿了么第一时间提议消费者“多给5分钟”,完全没有意识到作为规则制定者,在这个事件中应当负有的责任,反而直接甩锅给消费者。

美洲国家组织秘书长阿尔马格罗日前也向阿尔塞表示祝贺。他说,玻利维亚人民以投票方式表达了他们的意愿,他希望当选总统和副总统在未来执政中取得成绩。

根据玻最高选举法院公布的最终统计结果,阿尔塞获得55.1%的选票,其主要对手公民社群党候选人、前总统卡洛斯·梅萨获得28.83%的选票,另一位候选人“我们相信”组织候选人费尔南多·卡马乔获得14%的选票。

玻临时总统阿涅斯此前祝贺阿尔塞的同时表示,请新一届政府执政时坚持民主,并以国家利益为重。

实际上,饿了么忘记了,外卖骑手们的生存环境不断恶化的始作俑者正是来自饿了么自己。这些饿了么肯定不会承认,也不愿意承认。无论如何,作为既得利益群体,怎会将已经到手的利益拱手送给别人?

对于饿了么的做法 ,连上海消保委为看不惯了,并第一个站出来指责“饿了么的声明实际上在逻辑上是有问题的。”

玻利维亚大选每5年举行一次。2019年11月,时任总统莫拉莱斯因陷入选举舞弊风波而被迫辞职。时任参议院第二副议长阿涅斯宣布就任临时总统,临时政府随后决定重新举行大选,日期定于今年5月3日。受新冠疫情影响,大选数次推迟。

回顾该事件发生后,客观地说,作为平台方,饿了么的做法并非一无是处,能够在深夜发文回应,足以证明饿了么对此事的高度重视。然而,坏就坏在饿了么提供的解决方案,并未从自身出发,解决问题。而是提议消费者“多给5分钟”。如此做法,并没有从根本上将外卖骑手从系统中解放出来,反而将消费者放在道德的天平上批判了一番,大有“都是消费者的错”意味。

梅萨19日已承认败选,并向阿尔塞表示祝贺。

站在道德制高点的饿了么,仅仅想通过呼吁消费者“多给5分钟”来改善甚至解决骑手们不断恶化的生存环境,并以此来赢得社会的赞许和认可,实际上是更让社会公众对之厌恶,因此,饿了么招来了不是期许的目光,而是更多的愤怒和谩骂。

然而,这么荒谬的事情,在现实中却真实的上演了。

古者有云,未经他人苦,莫劝他人善。想必饿了么的高管们尚未沦落到点外卖的地步,因此他们不会理解外卖迟迟不能送达的焦虑,更不会体会和理解外卖骑手们顶着烈日、冒着寒风工作时的艰辛环境。甚至认为自己已经极大程度的维护了外卖骑手的权益。

从商业逻辑上看,作为平台方,无论是饿了么,还是美团,绞尽脑汁,用一切可能的方法,提高外卖骑手的配送效率,这本身无可厚非。但是,平台方一味的追求速度,忽视外卖骑手在实际配送过程中所遇到的红灯、恶劣天气等因素,不断地缩短外卖的配送时间,这本身就很不合理。

“因此在这种情况下,你拿外卖骑手的过错,他的违规,他的撞人,他的穿红灯,让消费者去承担下来,这显然是有违基本逻辑的。”

对比之下,饿了么与美团,二者孰高孰低,立马分明。

9日晚间,虽然距离舆情发生已过去24小时,美团的解决方案虽然姗姗来迟,但却更显的人性些。美团表示:“将优化系统,每一单外卖,提供准时配送服务的同时,美团调度系统会给骑手留出8分钟弹性时间,恶劣天气下,系统会延长骑手的配送时间,甚至停止接单。另外,骑手申诉功能将升级,对于因恶劣天气、意外事件等特殊情况下的超时、投诉,核实后,将不会影响骑手考核及收入。”

作为规则的制定者,外卖平台好比是裁判,而外卖骑手们则是运动员,消费者是买票进场的观众。在苛刻的规则下,运动员为了在规定时间内完成既定的动作标准,不得不违反社会公约甚至法律律法规,作为裁判,不去反思规则制定的不合理性,反而要求观众去包容运动员,多给他们一些时间,这本身就很荒谬。

饿了么用消费者善良继续作恶 活该被骂

阿尔塞现年57岁,曾先后在玻利维亚前总统莫拉莱斯三届政府中担任财政和经济部长,被称为创造玻“经济奇迹”的人。他23日在推特上表示将不辜负玻利维亚人民的信任,并强调自己面临的最大挑战是重建玻利维亚,以恢复国家稳定。

在生活节奏日益加快的今天,工薪阶层中,谁没有点过迟迟不能送达的外卖?谁又没有坐过延误的公交车?消费者可以宽容大度的都给他们五分钟,但是,谁的时间一文不值?

不可忽视的一个现实问题,作为平台方的饿了么,会对外卖骑手进行抽取一笔佣金,作为平台的收入。当外卖骑手迟到后,平台亦会对骑手实施惩罚措施,罚款早已让外卖骑手们习以为常,调低评级、减少派单更令外卖骑手们苦不堪言。

同样作为平台方的美团,仅表示“暂不回应此事,下周会举办小范围的外卖业务沟通会。”9月9日晚间,美团则正式对此事进行回应称,美团调度系统会给骑手留出8分钟弹性时间。在恶劣天气下,系统会延长骑手的配送时间,甚至停止接单。

不得不承认,随着市场经济不断活跃、生活节奏也随之加快。外卖平台的兴起,既丰富了消费者的口腹之欲,又为社会提供的不少工作岗位,同时还为商家增加了销量。然而,外卖的兴起,也带来了不少社会问题。外卖骑手闯红灯、与交警较劲、与消费者发生肢体冲突;甚至造成更加恶劣的伤亡事件,早已屡见不鲜。

针对外卖骑手不断恶化的生存环境,饿了么除了呼吁“多给5分钟”外,真的就束手无策?未必!饿了么大可以延长外卖配送时间,甚至提高每单运费单价,让利给外卖骑手们,上述两个方案,无论哪一个,都比“多给5分钟”要实在的多。但,饿了么并没有。即便是饿了么引来舆论一片哗然的情况下,也没有。这也很容易理解,毕竟商人是重利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