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aybet雷竞技官网

创业者生死自救日亏千万我曾以为撑不过1个月

复工潮开启后,资金链成为中小企业的生命线。

许多行业都有个不成文的规定,商家回款周期通常在1-2个月,甚至更长,调研显示,八成中小商家存在资金短缺。

因为对电商的喜欢,他2017年毕业后回到家乡丹棱创业,一方面父母是果园种植户,有丰富的果树种植经验,一方面结合自己的计算机技术,李志强负责淘宝店运营,把自家水果通过网上销售出去,也帮县里其他果农对外销售。

“nuthink是我在2017年创立的。当时,我的事业正在低谷,刚从上一次破产中重新站起来,所以我把这个店铺当成最后的电商创业,格外用心。” 潘信镇告诉新芽Newseed。

张天一总结道:“现金流对企业经营非常重要。此外,对霸蛮这种线下连锁企业来说,2020年要去更深刻的拥抱线上,去融合打通、进行数字化转型。”

“疫情对我们的影响,除了销售环比降低了近一倍,额外的库存也增加了1倍多。”潘信镇道。

但在准备夏款的过程中,潘信镇又面临一个严峻的问题:资金从哪里来?

从疫情发展至今,新芽NewSeed(微信ID:pelink)沟通采访过的五六十位创业者都提到了现金流的重要性。尤其是餐饮、生鲜、服饰等行业,他们一边着力复工复产,一边也亟需获得充裕的现金流的支持。面对这场战役,创业者是如何抵抗,又是如何自救的?

张天一|霸蛮创始人、CEO

山东寿光市、海南海口市等多地农副产品批发市场已经出现蔬菜、水果、水产等农产品价格下跌及滞销的问题。

疫情期间,2月份上旬,李志强公司没有复工,物流停运,李志强呆在家里美化店铺宝贝详情页,他心里有个念头,如果还不行,就好好的选择一份朝九晚五的工作上班,不做淘宝店了。

我曾预判店铺撑不过1个月,现在安然度过

疫情对线下餐饮行业的冲击是巨大的,消费者居家隔离,无法到餐饮店消费。餐饮企业没有客流和收入,为春节旺季采购的食材原料成了库存,还需要支付房租、员工工资,现金流压力扑面而来,90后明星创业者张天一也是困境中人。

作为一名10年服装电商创业老兵,潘信镇没想到,自己的“最后一搏”,差点败在了疫情上。

很快,张天一做了决定,500多位员工全部转型线上,紧急培训。并成立了天猫、抖音、B站小分队,全力all in 电商。仅仅过了三五天,霸蛮的半成品速食米粉在天猫等各个渠道上的销售增长了300%,并直接断货。

幸运的是,由于丹棱的电商业发达,没有水果滞销的现象,可以通过电商发货。

“去年一整年,店铺的经营也不太理想,反而今年受疫情影响,政府提供了很多帮助,提升了店铺的销售额。”李志强透露。

在中国,农产品生鲜的互联网渗透率还比较低,线下经销体系更为发达。疫情来了,居家隔离、交通封锁,经销商无法到农民家订货、发货,农民只能看着果实烂在地里,一年的辛苦打了水漂。

潘信镇是nuthink男装旗舰店的负责人,他在电商领域创业10年,创立过10多个皇冠店铺、几个淘宝天猫店铺,破产过也成功过。

“按照现在情况,过了6月份,我们所有的工作应该能顺利进行下去了。”潘信镇告诉新芽Newseed。

“2月下旬,整天都忙的不可开交,一天只能吃一顿饭,是有史以来做电商最忙的一年。3月份情况稳定一些,没有那么忙了。”春暖花开,好日子也似乎不远了。

“销售增长之后,其实后端还存在很多问题,复工、物流发货等等。我当时跟所有供应商一个一个打电话,告诉他们,我现在能够回款,能付货款,咱们克服一切困难把货生产出来,想办法把它发出去。“物流不通张天一打电话协调私人司机想办法去送货,快递没有人,员工一起去打包裹。20多天的努力,霸蛮从前端到后端,梳理出了一条“生命通道”自救。如今,销售额也从日销十余万涨到现在的五六十万元。

金沙江创投合伙人朱啸虎表示,一定要严控成本,死卡现金,最少要保持假设没有收入的情况下6个月的现金。吴世春也提醒创业者,面对疫情需要迅速盘点危机时现金可用月数,公司如果资金只能维持3个月,需立即裁员降薪,加强对应收账款的催收,转变收入模型。

没多久,事情迎来了转机。2月10号,张天一突然发现天猫旗舰店有了爆发式增长。“我印象非常深,因为那天还发工资。同时,天猫也推出了0账期回款政策,当天交易就可以从账户中提款。天猫和网商银行成为了我们现在唯一有宝贵现金流进来的渠道。”

2020年1月19日,霸蛮米粉酒仙桥店开张,其创始人兼CEO张天一在朋友圈写道:今天起,一天一家新店,开到年三十前。

没想到2月中旬,转机出现了。在他的努力下,拿到了健康证、复工证明,联系上了顺丰可以正常发货。2月17日淘宝吃货节期间,他通过淘宝直播,和几个之前经常合作的大主播,连麦展示了自家果园的果子,当天店铺总共发出400多单、成交3万元,比去年同期增长了1倍多。趁热打铁,他还参加淘宝官方活动、天天特卖、聚划算等活动,日销售量慢慢上来。

从年三十到初七,张天一没有一天睡好过觉。年初一当天,他坐在没有电的办公室发呆,不知道米粉店还能撑多久。创业五年来,他感受到从来都没有过的压力。

2017年,潘信镇接下这家男装店的时候,营业额近1000万,在他的努力经营下,2018年店铺营业额达到8000多万,2019年增加到1.1个亿,业绩一直稳步上升。

警方负责人Mitree Chimcherd说:“目前警方已经逮捕三名犯罪嫌疑人,起诉的罪名是未经允许工作,此后的法律进程我们都将与中国官方保持沟通合作。”

但是没想到,1月份疫情来的太过突然,公司的储备金不充裕了,——潘信镇的预判是撑不过一个月。尽管为了让公司坚持下去,团队做了很多努力:内容团队大年初三就开始复工了,几个小伙伴一边自我隔离在小区中,一边做着短视频、直播工作;客服初一的时候就轮休在家办公了。

正在一筹莫展的时候,2月10日,阿里颁发了新政策,可以当天发货当天收款,这样店铺每天就能收到15万左右的货款,成倍提高了资金周转使用率,可以安然度过危机。

李志强|95后生鲜馆店主

他首先想到了银行贷款,但是申请周期太漫长了;找朋友借,但是疫情影响,朋友们手头都不宽裕;最后就是变卖资产,但是疫情期间也非常难实现。

线下60家店收入瞬间归成0,每个月还要支出近2000万的成本费用。而且霸蛮还有500多个员工,每个员工后面都是一个家庭。

据当地媒体报道, 虚假微信账号在中国诈骗团伙间需求很高,该团伙每天能创建几千个虚假账号 。

95后李志强生在四川丹棱,一个长满了春见耙耙柑、不知火丑橘、爱媛果冻橙、脐橙的水果之乡。

作为一家服装公司,nuthink比较重资产,有自己的工厂,囤货量比较大,光电商平台的支出每个月就要40多万。春节前,潘信镇把所有员工的工资、年终奖都发了,把大部分资金投入到春季的面料和生产的结算上,准备好来年的物料和库存。这样,春节后就可以快速启动、良性周转起来。

李志强的果园每年大概生产600多万斤,线上线下都有销售渠道。然而,前两年,因为自身能力不足,李志强的店铺一直在亏损状态,甚至一度想要放弃,但李志强还是丢不下自己喜爱的电商,只能一边上班打工一边经营着淘宝店。

同时泰国警方表示, 已经发现越来越多的中国黑客团伙正在以泰国为基地从事犯罪活动 。

还有一个令人头疼的问题是资金。公司在2019年2、3月份的销售额是1400多万,但疫情导致无法正常销售,2020年2、3月份加起来销售额仅为600多万。

潘信镇|nuthink电商旗舰店负责人

这也是他做电商10年以来养成的习惯:年前把所有供应链工厂、所有的费用全部结算清楚,等到一开春就可以快速复工。

“1月20日疫情开始陆续爆发,当时霸蛮每开一家新店都没有人,之前新店都会排队。当时我心里就开始慌了。”张天一回忆起来言语苦涩,“扩张期账面所有资金全都投入到发展中了,一直是贴地飞行。春节后我们还有20多个门店合同在手里,没想到疫情爆发,我做的第一个决定是关闭了所有门店。”

数次失败的开店新手,在疫情中迎来转机

最难的问题是仓储问题。由于nuthink的仓储在菜鸟云仓,因为疫情没办法发货。潘信镇跟云仓做了很多沟通,甚至直接派工厂的同事去云仓发货,多次努力下,终于可以正常发货,仓储的问题也得到缓解。

针对疫情,潘信镇果断做了一个决定:把春款砍掉,直接生产夏款。因为很多工厂无法开工,现在再做春款已经来不及了,很可能生产出来直接变库存。

关闭所有门店all in电商,销售暴涨500%